91麻豆传媒出品在线手机观看

闻人升带着三人,还是走楼梯去地下停车场。

赵涵一边跟着快速下楼,一边好奇道:“闻人老师,你每次上下楼,都要走楼梯,这里有什么说法么?”

“哼,这都不知道?”吴杉杉却是横她一眼,插口道,“毕竟是新来的插班生,让我来告诉你。”

“那就麻烦前辈了……”赵涵赶紧谢道,拿着笔记本,准备记录。

她脸上带着一丝感激的笑容,不过直觉告诉她,对方似乎很不希望她与闻人升拉近关系,多说一句话都不可以。

但自己激活的异种却很明白地提示她,要好好接近这个闻人升,同时远离另外一个人。

果然进入神秘领域,就没有容易做到的事,现在自己似乎就被这个吴杉杉厌恶了。

“电梯是封闭又狭小的空间,与陌生人距离往往在一米之内,这是一个默认的危险区域,有183的神秘袭击就是发生在电梯之内。如果没有紧急事务,走楼梯是更好的选择,长期坚持,还有可能提升微少的超凡体质。”吴杉杉似乎有些骄傲地回答着,“这些都是闻人上课时讲过的。”

“哦,既然这样说的话,那我们可以跑着去现场啊,”赵涵连忙举一反三道,“从这里到天桥体育场只有233公里,最多半小时就能跑到。”

“赵同学很聪明哦,”许云霜微笑着点头,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而是转移话题道,“很多专精战斗领域的异种拥有者,从来都不会使用任何交通工具,其中一些极端者,甚至排斥任何能带来便利的科技工具,比如做饭都不会用任何厨具……”

“真是夸张,难以想象,不用厨具,这饭要怎么做出来的?”赵涵惊讶道,没有继续追问刚才的问题,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的提议很愚蠢。

如果真要跑着去的话,现在是大白天,多破坏美女们的形象啊……

秀美蛙蛙的清新私房

几人边说边走,很快来到停车场。

这时,闻人升的司机,早就将车开到楼梯出口,等着四人。

闻人升在三人说话的时候,自然不会浪费时间,已经通知过司机。

“嗯,我这车子可能有点挤,”闻人升扫了一眼,转头对三人道,“你们要不要委屈一下?”

“不挤啊,闻人你可以坐在我腿上哦。”吴杉杉眨着细长的眼睛,理所当然地说着。

“哇,”赵涵脸上突然一红,捧着脸道,“这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吗?”

闻人升无语,为三人打开一侧的后车门:“吴杉杉同学,公共场合,矜持点。安起见,你们三个还是在后排挤一下吧。”

“明白了,你意思是,私人场合我就不用矜持了吧?”吴杉杉趁机说着。

“呃,当我什么也没说。”闻人升无奈道。

这时他的司机李双越已经走下车,为他打开副驾驶的门,然后又给三女打开另外一侧的后车门。

闻人升直接坐到副驾的位置上,然后闭上眼睛,似乎要休息了。

“切,我才不要其他女人与你坐一辆车,”吴杉杉似乎有些失望,撇撇嘴,向着不远处停着的一辆红色跑车快步走去,回头对二女道,“你们两个,过来坐我的车。”

许云霜却是笑笑,没有应声,而是让赵涵先坐进后排,她从另一侧上车。

三人上车后,司机检查一下车门,然后就稳稳地发动了车子。

车子开动后,驶出停车场,拐进大道,赵涵趁机向许云霜问道:“吴前辈不会因此生气吧?”

“不会的,她没有你想的那样小气。”许云霜安慰一句,然后似乎是无意一般,深吸一口气。

红色跑车很快跟上来,赵涵转头看去,只见驾驶位上的吴杉杉,眼神似乎很冰冷,正看着自己这辆车。

好像有些不对,不过为什么许云霜会肯定对方不生气?

…………

天桥体育场保安室。

何三才蹲在地上,忐忑不安地看着门口。

此时,他双手正被两只有着奇怪花纹的银白手铐拷在冰冷的暖气片上,双腿也被带着同样花纹的脚镣拴住。

房间里空荡荡的,只有他一个人。

这样的待遇,让他心里阵阵发毛。

不会吧,不过吹了几个模棱两可的判罚而已,不至于就要把我毙了吧?

在他不太清晰的法律观念里,上脚镣的罪犯往往要被判重刑,甚至死刑。他只是足球裁判,迫切希望能有一个律师告诉他,其实并不是这样。

他紧张地想着,恐惧之中,又带着十二分的后悔。

为什么自己会一气之下,会想到那种幼稚的报复方式?

虽然说疯迷那种偶像的老婆,更加幼稚。但大不了离婚,怎么就一时冲动,做出这种可能会坐牢的蠢事?

真是迷了心窍。

当他自怨自艾之时,门终于从外面被打开了。

他抬头看过去,只见先进来的是两个男人,一个是让他厌恶的男人,另一个也是让他厌恶的男人。

似乎是因为对方的脸上,都有着他所没有的一种自信和从容,甚至还有点俯视?

后面则是三个女人,都戴着一副大大的宽边护目镜,将小半个脸遮得严严实实。

不过从身材上看,都很不错,比他那天天泡健身房的老婆还要强出不止一筹。

“我是被冤枉的!”他立刻说着,试图直起身子,脚下顿时响起一片“哗啦啦”的铁链声,铐在暖气片上的双手,制止了他的企图。

“闭嘴!何三才,你知道自己差点引发多大的事故?”

呵斥他的是两个男人之中的一个中年人,相貌冷峻,眼神锐利,肌肉发达。

何三才很快冷静下来,虽然他不知为何,很讨厌这两个人,不想和他们说任何话。

但他毕竟是经常出现在几万人视线下的人,还是有相当的意志力和理性,明白拒绝回答问题,只会引来更糟糕的后果。

“两位先生,我是做出一些有可能是错误的判罚,但这仅仅是我个人业务水平问题……”他开始给自己重复辩解。

他这话要告知的对象,是另外一个新来的年轻男子。

中年男子瞪他一眼,直接打断他的话:“是不是错误,要由我们来判定。这一位是专门负责处理特殊事务的专家,你要好好配合,记住,撒谎对你没有任何好处,只会把你本来有限的责任,无限放大。”

不等何三才应声,中年男子又恭敬地对旁边那个年轻男人道:“闻人经理,接下来的事情,就拜托您了。我就在门外守着,有事请随时叫我。”

“好的,刘巡察,辛苦了。”闻人升微微欠身致意。

“哪里哪里,您真客气。”刘巡察同样欠身,又对身后三个女生点一下头,这才转身走出保安室,站到门外,还贴心地把门轻轻关上。

“闻人经理,您好。”何三才强压下心中的厌恶,有些讨好地打着招呼。

闻人升却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他在看。

而他身后三个女生,则是拿出一个小本子,开始记录着什么。

闻人升眼中再次出现一串新的信息。

“何三才。”

“神秘度:23。”

“神秘组成:‘愤怒的裁判’关系人,???”

何三才被对方看得有点毛骨悚然,似乎自己身上的秘密都被对方看光一样,那股莫名的厌恶感,愈发强烈。

过一阵,他才听到这个男子发出清冷的声音:“这一个月内,你有没有接触过什么特殊的人物,或者身上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?”

“一月内?”何三才闻言一惊。

他立刻想到,看来对方是想帮助自己,只要自己能想到一些特殊的经历,就可以将责任推出去。

想明白这点,他心头一松,那股莫名厌恶感,顿时消散大半。

一月内发生的事,见过的人……他脑子里竭力地回想着。

“哦,我想起来了!我上过一个问答论坛,提过一个问题……老婆不想降低生活质量,不让我贷款买房怎么办?”

“然后就有一个人私信我,说他可以帮助我解决这个问题,给了我一个链接。”

“我进入那个链接,来到一个网站,然后按照提示进行注册。”

“网站名字是什么?”闻人升追问道。

“大奥什么真什么上线?”何三才突然用拷住的双手狠拍自己的额头,“我怎么就是想不起来?”

闻人升没有说话,再次盯着对方看。

“何三才。”

“神秘度:13。”

“神秘组成:神秘事件关系人,神秘网站注册者,???”

头像

About

Categories: 未分类 标签: